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俄罗斯富豪罗曼阿布拉莫维奇发表声明,将出售自己掌管了将近20年的英超豪门俱乐部切尔西。

由于俄乌战争的影响,英国官方正在讨论冻结阿布拉莫维奇在英国境内的所有资产,而切尔西俱乐部正是其中最耀眼的钻石。

2003年,阿布拉莫维奇收购深陷债务泥潭的切尔西后,用巨大的资金投入打造出一支全世界最顶级的球队,并且一手开创了“金元足球”的概念,彻底改变了欧洲职业足球的面貌。对球迷来说,向球队输血几十亿英镑不求偿还的阿布,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

其实,对英国政府来说,他们曾经也享受着同俄罗斯寡头们的甜蜜关系。“伦敦格勒”,曾经是这种关系的贴切形容——提供了宽松监管和低税收环境的伦敦,一度是俄罗斯富豪最爱的居住地,而伦敦也受益于外国资本的流入,维系一个衰老帝国的金融中心地位。

只是,随着国际政治风云变化,伦敦不得不戒断自己30年来的“俄罗斯瘾”了。

今年2月12日,切尔西捧起世俱杯的奖杯,集齐了球队能够参与的所有赛事冠军,加冕“全满贯”。

至此,阿布拉莫维奇入主切尔西的19年间,球队总共收获了21个主流赛事冠军,其中包括5个英超冠军,2个欧冠冠军,2个欧联杯冠军,1个欧超杯冠军,5个足总杯冠军,3个联赛杯冠军,2个社区盾冠军。

毫无疑问,阿布时代的切尔西,是世界足坛最成功的俱乐部之一,尤其是考虑到切尔西并没有其它豪门那样深厚的历史底蕴。在阿布入主之前的98年队史上,切尔西只获得过一次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这还要追溯到遥远的1954-1955赛季。

阿布成功的首要原因,无疑是巨大的资金投入。除了购买俱乐部所花费的1.3亿英镑之外,阿布19年间总共花费了超过30亿英镑用来购买球员和支付教练解约金。切尔西至今总计拖欠阿布15亿英镑的债务,但阿布并没有要求偿还。

单纯从足球的角度来说,切尔西的支持者把阿布称为世界上最好的老板,是有道理的。

2012年,阿布拉莫维奇与切尔西球星德罗巴共同捧起欧冠冠军奖杯(图:视觉中国)

随着2月底俄罗斯与乌克兰爆发军事冲突,英国成为了在制裁俄罗斯方面最积极的国家之一,大量俄罗斯富豪在英国的资产面临冻结。切尔西作为这些资产中最耀眼的一个,已经在劫难逃。

今天凌晨,阿布拉莫维奇正式发表声明,宣布将寻求出售切尔西俱乐部。声明指出:“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以这种方式与俱乐部分开让我很痛苦。然而,我确实认为这是符合俱乐部最大利益的事情。”

据媒体报道,阿布对切尔西的标价是30亿英镑,虽然远超当初的收购价格,但这笔钱最终恐怕也很难流入阿布自己的腰包。他在声明中表示,“我已经指示我的团队建立一个慈善基金会,将所有出售得来的净收益捐赠。该基金会将为乌克兰战争的所有受害者提供帮助。这包括为受害者的紧急和迫切需求提供关键资金,以及支持长期的恢复工作。”

此外,英国天空体育记者Kaveh Solhekol还指出,“阿布说他将卖掉切尔西,并不意味着他会被允许这样做。”因为来自英国政府的制裁可能会带来更多的变数。

瑞士富豪汉斯约格维斯几天前就对媒体表示,阿布拉莫维奇如今已经陷入“恐慌”,急于赶在制裁之前将俱乐部出售,自己已经收到相关开价。

除了足球俱乐部之外,阿布拉莫维奇还在兜售他的伦敦豪宅。据《每日邮报》报道,阿布在伦敦拥有价值2亿英镑的多所豪宅,其中位于肯辛顿宫附近的一所15居室豪宅,价值就超过 1.5亿英镑,豪宅所在街道也被称为世界上最昂贵的街道。

这都表明,阿布拉莫维奇与伦敦的联系,不仅仅是一支足球队这么简单。阿布与他空姐出身的妻子曾长期居住在伦敦,他的子女也在伦敦接受教育。

“伦敦格勒”(Londongrad)是一个著名的形容词,来描述英国的首都生活着多少俄罗斯人——这并不是指普通的俄罗斯人,而是苏联解体后迅速崛起的俄罗斯富豪们。

1966年10月出生的阿布拉莫维奇,目前还不到56岁。也就是说,当初斥资1.3亿英镑收购切尔西的时候,阿布才不到37岁。从一个贫穷孤儿到一度成为俄罗斯首富,阿布拉莫维奇的发家史一向令人好奇。甚至有英国媒体曾经报道,阿布不计代价地投资切尔西,并非出自本人兴趣。

在伦敦,像阿布拉莫维奇这样的俄罗斯新贵还有很多。伦敦富人区贝尔格拉维亚区的伊顿广场,又被当地人称为“红场”。俄罗斯铝业大亨奥列格德里帕斯卡就居住在这里。

据《星期日》报道,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前总裁亚库宁之子,在伦敦圣约翰伍德拥有一处价值3500万英镑的房产。

新晋的俄罗斯富豪“后花园”,则位于伦敦北部的海格特地区,也就是马克思墓附近,因为俄罗斯国防武官办公室和俄罗斯驻英国贸易代表团都步行可及。

《》近日报道称,这里有一座仅次于白金汉宫的伦敦第二大庄园Witanhurst,价值或达4.5亿英镑,主人是俄罗斯前议员和化肥巨头安德烈古里耶夫 (Andrey Guryev)。

2016年,俄罗斯银行家米哈伊尔弗里德曼也花费6500万英镑,在附近买下了一处二级保护建筑,并花3000万英镑进行了翻新。

采矿业大亨、俄罗斯《生意人报》的老板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也在这里拥有一处庄园,他也曾经是英超俱乐部阿森纳的第二大股东。

英国房地产代理公司Glentree的董事总经理Trevor Abrahmsohn对《》表示,海格特房产的买家中,高达40%都是俄罗斯人。

伦敦房地产中介Aston Chase的创始人指出,目前伦敦生活着至少15万俄罗斯人,拥有价值80亿英镑的房产。

俄罗斯富豪与伦敦的经济联系,不仅仅体现在足球和房产上。苏联解体以来的30年中,他们的触角早已遍布伦敦金融系统的方方面面。

诸如开曼群岛和英属维尔京群岛这样的避税天堂,都是英国的海外领地。路透社称,有数据显示,流入这两处的俄罗斯资金数额,比英国资金还要高。

英国的税法也格外宽松。英国《卫报》指出,与大多数国家不同,只要你并非英国公民,或者全年都居住在英国,那么你只需要对从英国本地取得的收入纳税,而不是全部收入。相比之下,中国的税法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境内有住所,或者一年居住超过183天的,都要对一部分或者全部海外收入纳税。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于2018年发表的一份报告,直接将伦敦称为俄罗斯“脏钱”的“洗衣店”。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Julia Friedlander认为,伦敦的信托尤其是保密信托(blind trust),是俄罗斯富豪隐匿资产的最重要渠道,他们还可以以此为跳板将资金转移到其它国家。

此外,大量的俄罗斯企业都依赖伦敦融资。在伦敦证券交易所(LSE)上市的俄罗斯公司有20家,总市值超过400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3.4万亿元)。

以VTB Capital为例,它是俄罗斯第二大银行、俄罗斯外贸银行(VTB)的投行部门,曾是俄罗斯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象征。英国方面表示,该银行通过伦敦市场为俄罗斯政府和国有企业筹集了数百亿英镑。

因此,在英国最近的对俄制裁中,VTB Capital成为了被攻击的目标。

据路透社报道,英国政府数据显示,俄罗斯人在英国投资了超过 270 亿英镑。《财经》杂志援引英国媒体报道指出,英国金融业一度成为“俄罗斯现金大规模外逃的主要受益者”。

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一直坚持宽松的金融监管理念,认为这是伦敦与纽约争夺金融中心地位的法宝。他主导的“一级投资计划”,让3000名国外富豪通过投资获得英国居住权,其中四分之三都是俄罗斯人。

这项计划让大量资本流入英国,但对资金来源的审查却非常宽松。无论是连年上涨的伦敦房价,还是金融、法律、公关、教育从业者,都从不断涌入的俄罗斯资金中受益。

英国宽松的金融监管甚至让英国国家犯罪局都脸面无光。2017年,英国曾经通过一项法律,允许法院强制要求涉嫌腐败和犯罪的海外投资者披露财产来源。2020年,英国国家犯罪局试图以此项法律为依据,调查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女儿和外孙在伦敦购买豪宅的行为,却被英国法院拒绝。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警告称,俄罗斯精英有能力和英国产生联系,尤其在商业和投资领域,这些俄罗斯人士拥有接触英国公司和政治人物的机会,这成为俄罗斯在英国形成广泛影响力的一种手段。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联系是无法解开的。

如今,伴随着俄乌冲突带来的民意压力,英国政府不得不加强对俄罗斯富豪的经济制裁,但是英国线年来形成的“俄罗斯瘾”吗?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